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雾山红叶

片片叶儿携着我此生所爱一飘再飘梦更远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行走的骆驼之龙泉洛带  

2009-05-26 22:48:17|  分类: 愉悦心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2009年5.16日,跟随行走的骆驼群,来到了离成都二十多公里外的古镇洛带,寻找湮没了的黄尘古道--龙泉山“北东大道” ,开始了徒步五凤之旅古东大路探幽.    据《龙泉驿区志》记载,古东大路形成于汉代,距今2200年历史,是古代成都通往川东的的官马大道。它上起成都东门,经今万年场、保和场、西河镇、洛带镇进入龙泉山,再经五里坡、义兴桥、万兴场、三百梯、九倒拐到金堂县五凤溪,坐船顺沱江而下去重庆,是古代官商下川东必经的水路。明清后,因东大路改道走龙泉驿、山泉铺,古东大路逐渐衰落下来。 在平原坝区,古东大路遗迹已无处可寻,然而在龙泉山区仍可寻到古迹,如重要桥梁义兴桥和建桥记事碑,以及五里坡长约数公里的石板古路,仍可想象当年官马人群川流不息经过的情景。
    每次出行,总是计划没有变化快,会产生许多的遗憾,本次也相同.
    为了记录我的行走足迹,凡参加活动总是忘不了带上相机,拍下一路的所见所闻,可这次早上出门时把还在充电的相机留在了桌上,因此本文之PP均来自群空间别人的作品,不是我自己的角度,遗憾之一!
    这次的详细线路原为:洛带--出镇东场口上山--五里坡(石板古路)--铁门坎--天子应山--青林寺--打油凹--义兴桥--义兴场--万兴场--黑峰山--黑峰寺--将军顶--公平村汉代崖墓群--黄天坪梁子--清水乡三百梯--十里村九道拐--黄水河--跃进村五凤古镇,可是由于回成都的收班车是下午五点,当我们才走清水乡时,已是四点多了,只好放弃还有8公里左右路程的五凤镇,而坐上最后一班车返回了洛带镇.遗憾之二!

行走的骆驼之龙泉洛带 - 玫瑰叶子 - 雾山红叶

行走的骆驼之龙泉洛带 - 玫瑰叶子 - 雾山红叶

行走的骆驼之龙泉洛带 - 玫瑰叶子 - 雾山红叶

 

行走的骆驼之龙泉洛带 - 玫瑰叶子 - 雾山红叶

行走的骆驼之龙泉洛带 - 玫瑰叶子 - 雾山红叶

龙泉是著名的水果之乡,这座山栽种的果树也很多,正当季的就有枇杷、李子、桃子,一路走来穿行其间,心痒痒的顺手摘下了枇杷、李子、桃子各一个尝鲜。

行走的骆驼之龙泉洛带 - 玫瑰叶子 - 雾山红叶

皮肤黑很怕晒太阳,穿了长袖衣服,戴上帽子眼镜,但没有料到这天是艳阳一直高照,帽子眼镜已不能邦我挡住强烈的紫外线,由于采购的百变魔巾还没有邮回来,为了我的面子只好在一个小镇上买了一条毛巾暂且当一次蒙面大侠,走完了全程.有些人怕晒吃过中饭就坐车了,其实我也可以坐车的,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了大约十分钟,但我现在已经走上瘾了,只走七八公里会觉得不过瘾,好了,采取这种方式防晒解除了后顾之忧,走得是相当愉快.可见许多事情都是处于矛盾当中的,想要健康,要运动,就得暂时放弃美,而我总想二者兼顾,那就只有不要顾及形象啦,行走的骆驼之龙泉洛带 - 玫瑰叶子 - 雾山红叶

行走的骆驼之龙泉洛带 - 玫瑰叶子 - 雾山红叶

 到了山顶,放眼望去,连绵起伏的龙泉山脉尽收眼底.这条逐渐被人们遗忘的古道,历经岁月的沧桑,变得宁静古朴、神秘与悠远。而今它的价值日益体现出来,正被人们所重新认识和发现。

行走的骆驼之龙泉洛带 - 玫瑰叶子 - 雾山红叶

中午休息吃饭的小镇很小,离成都不是很远,但显得却相当偏僻,只有几百米长的一条小街,饭馆也仅二三家,而且都没有能力接待80多个人同时进餐,选择了一家卫生条件稍好的,还得做老板的工作,请他动员全家人上阵,烧饭做菜,加上我们队员的帮忙,1小时30分后才等来了饭菜,第一盘肉上来的时候,饿慌了的群员们同时举起了筷子行走的骆驼之龙泉洛带 - 玫瑰叶子 - 雾山红叶.

行走的骆驼之龙泉洛带 - 玫瑰叶子 - 雾山红叶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6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